只能亲吻不幸同学了!
她在自己的书架上翻了翻,翻出当年她手抄的本《黄帝内经》,递给三丫道:“你先看这个,等后去了药铺,我再教你认药材。”三丫才算是一切从零开始的徒弟,她现在带的几个,不论是刘医女、萧医女还是小芍,他们都有许多年的经验,至少用药材他们是用全了的,并不用她教。 满宝将嘴里的药吐在碗里,接过白善递过来的茶漱口,这才道:“这是沉香化滞丸。”她眉头微,“保济丸是主治暑湿伤风的,症见热头痛、腹痛腹泻、和恶心呕吐,水土不服时若属于暑热,的确可以用它来治疗,但沉香化滞丸是主治食积气滞,脘腹胀满的,主要还是在消食上,两种药怎么会弄混呢?”镇长脸上的横肉就抖了抖,管家忍不住问道“周太医,那要是水土不服的人用了这药会怎么样
日韩剧推荐